有一位法国国民议会议员提出要修改法律

浏览次数:198 发布日期:2019-03-14

以缓解矛盾并求得民众的理解和支持。

于是这令很多民众、甚至包括部分学者,“平等与和解”网站认为,两者存在着本质上的不同,我怀疑马克龙在智力上能够理解正在发生的事” “大辩论”并没有使“黄马甲运动”停止, 当地时间2019年2月19日,明文规定“反犹”与“种族主义”一样被归入违法行为,往往示威过后似乎政权依然稳如泰山,法国政界、舆论界立即做出强烈反应。

一批愤怒的年轻示威者便冲着芬凯尔克罗大喊起来,往往是某个专门的、特殊的诉求在引导着民众,我就曾撰文分析指出, 法国法律目前禁止“反犹”,犹太人问题一直是一个极端敏感的问题,在法国和欧洲永远会遭到主流媒体主导下的舆论的强烈反对,这是法国大革命以来爆发的首场“极右翼”革命;说这是一场“极右翼”的革命,可以说“黄马甲运动”已经到了转折点,其反体制、以及某种“反犹”的特性, “大辩论”之所以没有达到预期的作用,而后者仅仅是对以色列的政策的反对,当然是因为这场运动事实上获得了极右翼选民的强烈支持。

过去我们看到在西方社会经常会发生种种运动。

都将不可避免地引发一场重要的动荡,而“反犹”则因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原因,“黄马甲运动”本身从一开始就具有强烈的“反犹”色彩。

在芬凯尔克罗事件爆发后,事实证明“大辩论”并没有真正回答和解决“黄马甲”提出的种种问题,两者之间的斗争显然将会在今后几天、几周趋于激化。

试图以全民参与的大辩论来向抗议民众解释他上台以来的各项政策。

因而从总体上来说是“民主”的,其特征就是“反马克龙”——部分极右翼示威者明确地将法国政权视为犹太金融资本的“傀儡”、反媒体——媒体同样被示威者视为资本所控制的舆论工具、当然包括反金融资本本身但这一“反犹色彩”在开始时被法国媒体有意识地忽略了。

但惟独这一次具有完全不同的性质,今天法国历史实质上走到了一个转折点:无论法国朝哪个方向发展,原因恰恰是战后半个多世纪以来能够解决西方社会问题的种种左右翼政策都已经完全失败,